美媒:美国最好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

时间:2018-01-03 19:02:25166网络整理admin

  50年来生活没变化   看看20世纪60年代中期最热门的一些电视节目:《迪克·范·戴克秀》《魔法娇妻》甚至《贝弗利山乡巴佬》,你有什么发现   美国中产阶级像现在一样,基本都有洗衣机、空调、电话和汽车互联网和电脑游戏还没有问世但是,总的来看,生活与现在并无太大差异   大多数家庭有电视和收音机许多人在市中心工作,在郊区生活,依靠宽敞的高速公路把城市与郊区连接在一起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是70岁,仅比现在少7岁   但是,再把时光倒回50年那时候,只有不到一半人口生活在城市里尽管福特T型车已经投产,但美国人通常乘坐两轮马车走在土路或者鹅卵石路上冰箱或电视大多数人家还没有通电平均预期寿命仅为53岁   美国人经常以为他们生活在史无前例的飞速变革时代,但这种比较(把20世纪中叶的重大变革与当前时代看似比较缓慢的发展相比)引出了一个关于美国未来繁荣的关键问题   这对我们今后50年的福祉有什么预兆技术发展从此就放慢脚步了吗   一方面,有人认为美国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另一方面,硅谷的技术初创公司和风险投资机构则对高科技抱有极高的热情两种观点针锋相对不过,第一种观点是当前政治动荡的原因,而且即将成为全国讨论的话题   爆炸式发展难再现   在过去几年里,美国西北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罗伯特·戈登耐心地在一系列研究论文中逐步建立了这一观点,并且把自己的主张纳入了他的新书《美国成长的兴衰》   这本大部头的论著细致入微,范围又极广,生动描述了美国自内战以来的生活水平变化该书还对美国未来数十年的繁荣程度作出了令人沮丧的预测他在序言中写道:“从19世纪末至今,每代美国人的生活水平都会比父母那一代提高一倍,但本书得出结论认为,当今年轻人的生活水平不会出现这种提高”   戈登预言,创新将会延续过去40年来的速度尽管互联网时代进步神速,但全要素生产率在此期间的增长率只有之前50年的1/3左右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随着步入老龄的“婴儿潮”一代离开劳动大军,女性劳动力供给进入平台期,劳动力将持续减少教育方面的成果是20世纪生产力得以大幅度提高的重要原因,但今后将毫无助益   此外,收入日趋集中意味着无论增长率有多高,大多数人口都享受不到由此带来的好处戈登认为,自19世纪末以来,99%底层人口的可支配收入每年大约增长2%,但在未来数十年的增长率只会略高于零   戈登对未来的预测当然并非绝对正确经济学家大体上认为,未来的增长会因为人口、教育和收入分配的不利形势而放缓不过,近几十年来的生产力减速显然受到了突发因素的影响,其中包括一次破坏力极强的金融危机戈登提出的有关未来数十年经济疲软的预测不太令人信服   事实上,对于技术突破的成因,经济学家拿不出可信的理论同在西北大学任教的经济历史学家乔尔·莫基尔认为,我们有理由认为重大突破即将发生   自从伽利略借助望远镜形成了对天空的新认识之后,科学一直依附于技术新的科学反过来促进了新的技术创新   莫基尔认为,戈登没有考虑到,信息技术革命和其他新发展创造了震撼人心的工具和技能,比如基因测序仪和能够飞速分析海量数据的电脑这为从医疗到材料技术等广阔领域的创新创造了无数新机遇   他说:“科学手段在以令人目眩的速度得到改善我不确定是什么时候,但再过30到40年,技术界就会与当前迥然不同”   不过,戈登的观点并不那么容易驳斥他并非预言技术发展将会慢得像蜗牛相反,他认为1920年到1970年的爆炸式创新与繁荣是一次性现象从现在开始,技术发展将以过去40年以及1920年以前的较平稳速度持续下去   他说:“我对渐进式变革的预言留有很大的余地我们缺少的是急剧、突发的变化”   乐观情绪仅限硅谷   鉴于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的生产力快速增长已经减速,他不是唯一预言发展将放慢的经济学家美国圣弗朗西斯科联邦储备银行的约翰·弗纳尔德和斯坦福大学的查尔斯·琼斯最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与以往相比,学历、发达经济体研发强度以及人口的增长都很可能会放慢”   戈登认为技术发展将会放慢的观点与其他依据很吻合   曾任美联储主席、目前供职于布鲁金斯学会的本·伯南克指出,长期利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在下降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和其他发展中经济体的储蓄不断增加,而它们在大量购买美国国债不过,这也表明投资者可能赞同戈登的观点,不论他们自己有没有意识到   伯南克说:“在股市投资的人都说,资本投资的回报率低于15年或者30年前戈登的预测以一定的市场现实为依据”   其他数据也支持这种看法企业活力似乎在减退成立不到5年的公司所占据的就业份额从1982年的大约19%降到了2011年的11%   持怀疑态度当然情有可原自从马尔萨斯时期以来,像我们现在这样对未来期望不高的时代总会催生一些悲观的预言,而经济再发展几年,就会证明这些预言是错误的   伊利诺伊大学的经济史学家戴尔德丽·麦克洛斯基在一篇探讨《21世纪资本论》一书的文章中写道:“出于我从来都不能理解的原因,大家就是喜欢听说世界要完蛋不过,在现代经济世界里,悲观情绪始终是个不称职的向导”   然而,乐观情绪也会受到认知偏差的影响不仅仅是我们乐观的高科技企业家的收入增速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很多新的创新(比如苹果手表和谷歌眼镜)显然也是为他们量身定做   哈佛大学的劳伦斯·卡茨说:“如果你在硅谷工作,富有,处于技术的最前沿,那么形势或许确实越来越好”   但对我们其他人而言,